追蹤
【撐傘的兔子】
關於部落格
這邊主要用來進行同人本相關事項喔!
  • 76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平行少年】04

04 A.過去式 「那個……我的衣服呢?」 時間是Gian剛住進來的隔天傍晚,他與Giulio兩人返回特別生宿舍,因為放學後去打球流了滿身汗而想先沖個澡的Gian,卻怎麼也找不到他放在浴室裡的內衣褲,取代的是一整套他從沒看過的衣服。 問完的當下Gian收聲。 他想起和Giulio是早上同時出門的,因為兩人今天的課表幾乎相同,於是便一起行動。連Gian和同學打球的時間,Giulio也是待在球場旁的樹蔭下等待,並拿本書坐在白色涼椅上閱讀。 問Giulio的話……他會知道嗎? 「應該是被僕人收走了吧。」Giulio不加思索地答。 ………………啊? 「僕人有時會來收我的衣服。」 Giulio的視線並未與Gian對上,他正忙著把包包裡的課本一一收進書櫃裡。自從比較矮的Gian搬進來後,Giulio就把自己的書放到書櫃的最上層兩格,將下兩層空間讓給Gian使用。 「收走是……?」 「我不洗衣服。」 簡單的一句話讓Gian掌握整個情況。 Giulio是富家少爺,所以他根本不須要洗任何的衣服,也自然會有人來收走他換下的衣物,再替他更換全新的。他完全不須擔心今天可能忘了洗衣服,明天落得沒得穿的窘境。 但是問題來了,而且是大問題。 他的僕人連自己的衣服都收走了,換上的卻是Giulio的尺寸。 「這樣喔?那……可以請他們以後別收走我的衣服嗎?我會在浴室門口放個洗衣籃。」 「…………嗯?」這回換Giulio露出困惑的神情。 果然有錢人家的孩子聽不懂他在說什麼。 「嗯……你看嘛,像這種貼身衣物都是緊貼皮膚的,假如經由他人之手,不知道會不會沾上什麼細菌,唔……所以……」 其實Gian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他只想不要再有人動他的東西,更甚至替換成他壓根兒沒見過的衣服。那帶給他一種……被侵略的感覺,非常地不舒服。 「好的,我會告訴他們。」 「如果你想的話,我也可以幫你洗啊。」 Gian一屁股坐到柔軟的床鋪上,他的發言引起Giulio的興趣。他解釋為了感謝Giulio派人去普通生宿舍幫他把一箱箱的行李運送過來,省了他跑很多趟的時間,何況反正要洗,就一起洗也不會太麻煩。 Giulio摘掉眼鏡,抽出眼鏡布擦拭。 「Gian學長……這樣不會麻煩您嗎?」 「不會啦,從以前就是這樣了。」 當他和Ivan還住在孤兒院時,修女就要求孩子們學習洗自己的貼身衣物、煮飯也大家分工合作,教導必須付出勞力才有飯吃的觀念。只是在Gian的成長過程中,他總是比別人多了更多的幸運。 現在多洗一個人的份也沒多大影響,沒搬離孤兒院前,他也常幫忙年齡比較小的弟弟妹妹們洗衣。Giulio的年齡也小他一歲,就把Giulio當弟弟照顧也無所謂…… 嚴格講起來,應該是把Giulio當少爺服侍。 「………………謝謝。」 「呵呵……謝什麼啊!」 良久,Giulio輕吐出幾個字,Gian笑著回應。之後Giulio打室內電話要求舍監多送份餐具和一張椅子到他房裡。Gian想,眼前這個人或許不像傳聞那麼地難相處、那麼地孤傲冷漠。 ───夕陽餘暉中,他漾起淺淡的笑容。 B.現在式 「Giulio,坐這裡OK嗎?」 「嗯,我沒有意見。」 Gian選了教室最後面中間偏左的位置,他先坐下後才開口詢問Giulio的意見。其實兩人沒有必要共同行動,但Giulio除了醫學系的課程外,其他的課表都和Gian相同。 再加上Giulio握有Gian的把柄,為了牽制Giulio,Gian不得不時時跟在他身邊以防他說出去。不過後來Gian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,Giulio完全不主動和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接觸、談話! 太過耀眼、令人望之生畏的存在。 「喂───Gian!」一隻大手伴隨聲音直接壓在Gian的頭上。 Gian抬頭,一個高大的身影放一半的重量在他的頭上,笑瞇瞇的。Gian順手在對方有空隙的腹部揍了輕輕的一拳當作打招呼。那人收回重量,用手來回將Gian亂翹的金髮弄得更亂。 「Luchino!不要鬧了啦!」他笑著推開他。 這個有著一頭紅髮的高大男人叫作Luchino.Gregoretti,是商學系四年級的學長,偶爾會和Gian與Giulio有相同的課程。高大壯碩的身材,搭配性感笑容的臉蛋讓他在女人堆中很吃得開。 「聽說你們在一起啦?」Luchino問。 「這是典型的『貓在鋼琴上昏倒了』嗎?我們是『住在一起』,不是『在一起』好嗎?」 對於流言傳到最後都會變質一事,Gian早就作好心理準備了。他耐著性子向Luchino解釋,當初兩人只是住在同間宿舍的房間裡,怎麼消息傳一傳,竟變成他們兩人正在交往中了呢? 「而且Luchino……這個傳言應該兩星期之前就傳開了,你該不會這幾天都翹課吧?不然怎麼會到這個時候你才來問呢?」 「啊……啊哈哈……小事就不用去在意了!」 看來是猜對了。 「Gian學長。」一直默不作聲的Giulio發聲插入兩人之間。「我下一堂是醫學系的課,您想和我一起去旁聽嗎?」 「喔?醫學系的課啊……是什麼課?」 Giulio抿唇,先看看Luchino,視線再落到Gian的身上。 他輕輕啟唇。 緩慢的語調,卻清晰入耳。 「是的,是性愛心理學。教授說學期一開始,先從看影片……」 性愛心理學的影片!!! 那……那不就等於是A片嗎!!! 「喔喔喔!我想去!」 「我也想去!」 等等,剛才第二個說話的人是誰? Gian和Giulio同時轉向剛才出聲的人。 「Luchino,我記得你下堂課不是必修嗎?」Gian。 「拜倫教授的課……很重出席率。」接著是Giulio。 面對兩人的一搭一唱,Luchino深嘆口氣。 Luchino 在Gian入學的第一天就認識他了,原因在於Gian的髮色實在太美,他不禁上前與他搭話。而他和Giulio則為舊識,同為財團的子嗣,以前就在社交宴會中打過照面,同樣也由Luchino先找他談話。 Luchino常常會想,為什麼這兩個人不是女人呢?如果他們是女人的話,Giulio的美麗優雅就別說了,Gian那頭耀眼的金髮如果留長,加上他的長相,肯定會迷倒一堆男人。 但想歸想,還是得面對現實。 他們再漂亮,生理上都仍是貨真價實的男人。 不過Gian和Giulio這兩人之間會有所連繫,倒是出乎Luchino的意料之外。從Bernardo助教口中聽見那個似乎早以跳脫人類情感世界的Giulio,居然邀請無拘無束、自由的Gian在一起時他有點吃驚,但這件事卻也同時讓從小便認識Giulio的Luchino稍微放心了一些。 ───Luchino牽起微笑,決定繼續默默觀望他們往後的發展。 C.現在進行式 『嗯啊……再深一點……』 『妳裡面好熱啊,小貓咪。』 說著淫蕩的台詞,兩個光裸的身軀在螢幕裡交纏,男人將性器插入女人的身體裡,肌肉互相拍打的聲音、女人放浪的尖叫、隨動作上下晃動的胸部,彷彿光看畫面就能聞到淫縻的氣味。 Giulio與Gian兩人因為身高的關係,併肩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位置。講桌的方向拉下一塊白色的布幕,影片透過教室中間位置正上方的投影器材映到講台,學園裡的器材播放出的畫質真是清晰地沒話說。 原本幾乎坐滿的教室在影片開始播放十幾分鐘之後,便開始陸續有人離開教室,如果是一對情侶一起來修這堂課,他們會神情有些顧慮地先看了旁邊的同學,再拎著自己的包包前後離去。 絕對不是他們不想修課或學分,而是他們發現不得不離開。台下沒有任何學生想點破此時的尷尬情形。每個離去的男性,通通都將制服的下擺拉出,盡可能地想遮住膨起的褲頭。 「唔……」Gian的腳先交疊坐著,沒多久又放下,又焦躁地交疊。 他的目光飄向身旁的Giulio。Giulio專心地看著前方,他從影片播放那時起,手裡的原子筆就沒有停過地一直在筆記本上抄寫。Gian從Giulio口中得知是在記各種須要的筆記。 片子還在播放,女人發出的放浪呻吟聽在Gian耳裡,儼然如催情劑。他的分身完全勃發,把制服褲的空間撐到最極限,Gian試圖用手壓住分身,方才離開的人應該也是去廁所,或直接衝回宿舍了吧? 我是不是也該去廁所解決一下比較好……? 這麼想著,Gian拍拍Giulio的左肩,悄聲地請Giulio幫忙自己顧一下東西。Giulio瞄了一眼Gian的下半身,忽然伸手抓住起身一半的Gian的手,硬是拉著他再坐下來。 「怎、怎麼了嗎……?」Gian啞然地牽起乾笑。 「您這樣子別說去廁所,連走動都有點困難了吧?」 雖不想承認,但Giulio說的的確是事實。 「不然你說我該怎麼辦?」Gian皺起眉頭,希望Giulio能夠放手。 「………………讓我幫您吧。」Giulio的口吻輕描淡寫,處之泰然。 ───幫忙?幫什麼忙?你能幫我什麼忙啊?! 看出Gian眼中的疑惑,Giulio便不再說話。左手手指迅速拉開Gian的褲子拉鍊,嚇得Gian連忙握住Giulio的手腕,滿臉不敢置信地看向坐在他身旁的Giulio。 「你、你做什麼!」雖然吃驚,但Gian仍壓低自己的音量。 「幫您解決生理需求。」Giulio的雙眼直視著Gian的瞳孔。 ……這傢伙說的語言應該是義大利語沒有錯吧? 「不要啦……很奇怪耶……」 「這不是請求。」 Giulio語音剛落,Gian便噤聲。 『這不是請求』言下之意,這是命令。 過去兩個星期以來,Giulio從沒有對他說出、或做出傷害他的言語及行動。他們一起睡在King size的雙人床上;若Gian不小心在課堂上睡著了,Giulio也會安靜地遞給他筆記。 Gian萬萬想不到,原以為他是個不錯的傢伙。 而他竟然在此時提出這種要求! 很不甘心,卻也只能乖順地放手。 「Stronzo……」低聲罵道,Gian僅能用眼神提出無聲的抗議。 見Gian不再反抗,Giulio的唇角浮起幾乎看不見的滿意微笑。修長的指頭潛進Gian的拉鍊中,指尖剛隔著內褲碰觸到硬物的瞬間,Gian的腰部與大腿顫抖了一下。 像個充滿好奇心的孩子般,Giulio的指頭先輕撫摸Gian的前端好一陣子,再放點力氣按了按。他抿起唇線好看的嘴巴,用手小心地把Gian的分身從內褲開口中取了出來。 「唔嗯……」指頭直接碰到的觸感,令Gian不禁發聲。 Gian往前趴在桌子上,難受地將鼻部以下全部埋在袖子裡,Giulio指尖冰涼的溫度帶來另種不同的刺激,如果不這麼做的話,不知何時他會忍不住呻吟出聲。 Giulio的手整個握住Gian的莖身,掌心沾滿Gian流出的體液,Giulio的手開始上下滑動。由於那時輕時重的握力,Gian感覺自己的後腰爬上某種詭異的快感。 「Bondone先生,那位同學怎麼了嗎?」 「啊……!?」 老師的突然詢問令Gian渾身僵住,老師叫的那個姓氏整個學園也就只有一個人擁有,在最後一排旁邊的座位完全沒人坐的認知下,可輕易推理老師是在向Giulio詢問自己。 Gian微抬起頭,果然發現老師和前面隔了四五排的同學都轉過頭來看著他們。這真的太糟糕了,雖然真的很舒服……但是這樣的情況……早知道就不要和Giulio一起來旁聽什麼性愛心理學的課! 「他只是身體不太舒服,不用在意。」語調輕慢,卻充滿嚴峻。 既然Bondone家的少爺都開口了,老師也不敢再多說什麼。其實Giulio律動的手在老師轉過身、詢問的之前就停止了,他的指頭在當時轉而按摩著Gian的頂部,事情一解決,Gian又重新把臉埋回袖子裡。 本來還在想,讓男人替自己手淫這種事,應該會讓自己很快就軟掉,但Giulio骨感細長的冰涼指頭一摩擦,竟比進入女人溫暖的身體裡抽插時舒服更多!同時,對這種事不討厭的自己,究竟是怎麼了……? 「啊啊……嗯……」 意識到自己發出聲音,Gian趕緊捂住嘴巴。他稍微瞥頭看Giulio,Giulio在這種左手幫人自慰的情況下,居然還有辦法繼續看影片、繼續抄寫筆記!Gian的視線往下移至Giulio的褲子,發現他完全沒勃起。 ───這……這傢伙鐵定不是男人啊! 但Gian已經沒有其他餘力能去管Giulio有無興奮了,因為他的分身正被抓住,被從未有過的性刺激侵犯著。 Giulio配合影片裡播放的肌肉碰撞聲,來回安慰著Gian的下體。手指前後的一個動作,正好是片中女子浪叫一聲的頻率,這讓Gian有種正在和螢幕裡的波霸美女做愛的錯覺。 「……Giulio……拜託……」 話語含在咬緊的下唇中,Gian皺緊了眉頭,怕稍不留神發出太大的聲音,如果又引起前幾排同學和老師的注意就糟糕了。 唔……再這樣下去的話,一定會…… 「Giulio……啊……」他的右手抓緊了Giulio的左臂袖子。 Gian含著淚的琥珀眼;受到刺激而泛紅的雙頰;忍耐喘息又不得不嘗試脫口的請求;順臉頰弧度滑下的汗珠……種種一切看見Giulio眼裡十分賞心悅目。 「拜託快放手……我已經要……」像哭泣般,Gian瞇起了眼睛。 「這樣啊……已經快不行了嗎?」Giulio輕說,將身子靠了過去。 ───您就射出來也沒關係啊…… 「啊啊……唔!嗯……」 Giulio的嘴唇貼上Gian的耳骨,隨輕柔語氣呼進的甘美氣息,讓Gian的分身在抖動下斷斷續續地噴出濁白色的精液,Giulio用手帕靠在最前面,接下Gian在自己手裡高潮的證據。 「混蛋……」暗罵一聲,Gian虛弱地閉起眼睛。 極度忍耐、心理緊張加上好不容易釋放的舒暢,令Gian感到一陣強烈的疲憊感,靠著自己的手臂,他沉沉地睡著了。Giulio把手帕對折,再謹慎地收進包包裡層。 「……」 Giulio幫Gian擦乾淨,再以不驚擾Gian的動作讓一切恢復原狀。更拿過自己的外套,披在Gian的肩膀上怕他著涼。輕輕撫摸那耀眼滑順的金色髮絲,他小聲溫柔地叫喚了他的名字。 ───Gian學長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