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【撐傘的兔子】
關於部落格
這邊主要用來進行同人本相關事項喔!
  • 76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黑白兔】93.心跳

「……唉呀唉呀,真是傷腦筋呢。」他瞇起眼鏡後方的藍色雙眼,牽起一貫的微笑。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被限制住的呼吸空間。 他試著用手推了推四周的『牆』,輕敲,傳回木頭渾厚的聲音。 以方才手去觸摸的形狀判定,他人在個打不開的木箱裡。 身下放滿柔軟的物體,他認得那是玫瑰的香味。 打不開的木箱、放滿花的木箱。 只容納的下一人的木箱。 「真糟糕,該不會在棺材裡吧?」 記得今天和紅心皇后喝下午茶時,紅心皇后因為自己說的一句話惱羞成怒,立刻派兩名撲克牌衛兵架住他,其中一個搶走他一直帶在身邊的黑傘,另一個朝他後頸劈下,害得他頭昏眼花失去意識。再睜開眼時,就是如此窘境。 「紅心皇后也真是的。」 若這樣繼續沒人發現的話,遲早會死的吧? 他這麼問自己。 說起來,以前似乎也和和傢伙討論過關於死亡的問題……? 當時那傢伙是說什麼呢? 他閉起眼,輕慢地回憶著當時的情境。 * ───如果有一天,我的心臟停止跳動了,你會怎麼辦? 「啊?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啦!」 黑兔子伊爾卡.馮.尼納聽見白兔子傑德.K.穆恩的問句後,有些不耐煩地蹙起眉。 傑德端起紅茶杯,又再問了一遍。伊爾卡不悅地拿起桌面其中一塊餅乾,放進嘴中咀嚼的同時,他空出的左手抱緊了從不離身的兔子玩偶。傑德輕笑,伊爾卡此刻雖然焦躁,卻是十分認真地在思考他丟出的問題。 「若真有那麼一天……」 ───我也絕對會讓它再度跳動! 「呵呵……伊爾卡真是個傻孩子呢!」 「混蛋你說什麼!我很認真耶!」 傑德笑了,然後伊爾卡看見傑德的笑容後愣了一愣。 然後,他也笑了。 記得兩人那天下午,笑得很開心很開心。 * 那麼,現在該怎麼辦? 一切又回到現實,傑德張開眼睛,又閉上。 反正眼睛適合黑暗之後又怎麼樣? 能見到的一樣是黑暗。 「唉……」他輕嘆口氣。 不知道現在幾點了?應該過午茶時間很久了吧? 伊爾卡今天說要去愛麗絲原本的世界看看,並沒有和他一起參加紅心皇后邀約的午茶。 而伊爾卡不想參加茶會的原因,也正是紅心皇后震怒的罪魁禍首。 ───紅心皇后那瘋女人的茶葉罐堆中,沒有大吉嶺。 當然不會有了! 黑兔與白兔心知肚明。 三月兔有次半夜闖進去將大吉嶺偷走,拿去和帽子屋喝得正開心。 並不怪伊爾卡,只能說自己只是剛好不幸掉進紅心皇后不穩情緒的陷阱。 「呵呵……要待多久才會死呢?」他又再次笑了。 只要想到那傢伙回去宅第,而見不到自己時的不耐表情,便讓傑德不禁發笑。 已經過了多久呢? 從剛才開始,就不斷地聽見遠處傳來此起彼落的慘叫聲與槍聲。 紅心皇后又和白王后打仗了嗎? 不對,似乎不太一樣。 因為那個交錯的聲音彷彿越來越近,像朝自己筆直而來那般。 接著─── 「傑德!!!!!!」隨著一聲彷彿像隨時哭出來的嗓音,頂上的木板被人硬生生扒開! 突如其來的光線讓他本能地瞇起眼。 一個逆光的長髮人影雙手撐在棺材的側身兩邊,彎下身緊張地注視著他。 來人的米白色金髮和他如女人的臉頰濺上紅液,渲染身上潔白的白襯衫。 原先因為身陷戰鬥而興奮豎起的黑耳朵,在看見他沒事後放鬆地垂下來。 傑德動了動白色兔耳,坐起身環顧周圍一片血腥。 伊爾卡的兔子玩偶不見蹤影,就是他殺掉這些衛兵的最好證據。 「傑德、傑德!!」伊爾卡撲進他的懷裡,難過地像隨時都要哭出來般。 這個撲進的動作,讓伊爾卡身上的血液潑到身下的白玫瑰。 藍色眼瞳印入被染紅的白玫瑰,傑德挑了下眉。 ───這次染紅白玫瑰的,可是妳部下的血喔,愚蠢的紅心皇后。 「傑德!混蛋!不准離開!不准死!!」 伊爾凱的臉埋進傑德的胸口裡,似乎在哭,但他看不見他的臉,也就沒有妄自猜測。 白兔子伸手摸了摸黑兔子的頭,輕輕地吻了懷中的人沾滿腥紅的頭髮。 「我不會離開,不管我去哪裡……你都會找到我,不是嗎?」他安心地閉起眼輕聲安撫。 ───至少,現在就讓我感受一下這微微加速的心跳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