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【撐傘的兔子】
關於部落格
這邊主要用來進行同人本相關事項喔!
  • 76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平行少年】03

03 A.Lucky Dog ───好暗…… 『Gian……Gian、先生……』 ───是誰?是誰在叫我……? 『太、好了……您沒事……』 ───除了那人的聲音,還有水滴的聲音。 『我……我保護了您……』 ───滴落面頰的水滴,有著腥甜苦澀的味道。 『Gian先生……』 ───為什麼我會這麼想哭?為什麼會覺得心痛……? 『Gian……』 ───我試著睜開眼睛,看見模糊卻滿足的微笑,以及…… 一片鮮紅。 *   「嗯……」   Gian睜眼,映入眼簾的是從未見過的華麗水晶燈,眼睛不適應光線又眨了好幾下。此時此刻躺著的棉被與枕頭散發好聞的香味,他雙手抓住棉被又多聞了好幾下。想坐起身,卻覺得腦袋後方悶悶作痛。 「Gian Carlo……您醒了嗎?」 床舖旁邊突然有人發聲,Gian轉過頭去,一個人影坐在細根的椅子上注視他。那名年輕男人的目光從書裡轉至他的臉上,那是雙彷彿對世間所有事物都不感興趣的眼睛,不過因為那人的鼻部以下被書擋住,Gian也不敢妄自猜測。 Gian試著坐起身,Giulio放下手邊的書扶他起來,順手立起枕頭讓Gian能坐得舒服些。對於這陌生的環境與在他身邊的Giulio,Gian疑惑地按住自己的額頭,指腹碰到粗糙的紗布觸感,嗯,似乎還帶點消毒水刺鼻的味道。 「我怎麼會在這裡……?」他問。 「想不起來了嗎……?」他反問。 唔……Gian的手掌捂住自己的雙眼,努力回想。中午和Ivan見面吃飯,他吃得是有加酸黃瓜和辣醬的熱狗,還和眼前這傢伙擦身而過、下午的金融學概論還是那麼無聊,無聊到他把老教授畫成漫畫的樣子、晚上想去雜誌街看新雜誌,接著─── 啊! Gian的眼神轉為警戒,對了!這男人當時在場,雖然不確定他是不是看見自己被找麻煩,但……他確信他一定有看見自己的刀刺入另一人的肚子裡。現在人又身處在完全陌生的環境裡,和一個他只知道姓名的人獨處。 話說回來,自己又怎麼會在這裡呢? 「你叫……Giulio是嗎?我怎麼會在這裡?那個受傷的人呢?」 Gian嘗試詢問,不僅是確保自身安全,同時也試探著Giulio的反應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Giulio認為他是殺人犯的話,又何必把他帶來這邊?又或者,Giulio將他囚禁在這個房間裡,等一下就會有一堆警察衝進來逮捕他。   「您在我的房間裡。您有一點輕微的腦震盪,不過不礙事,休息一陣子就會好了。」   Giulio重新坐回椅子,左手肘放在把手上,用手掌撐著下巴。平淡的表情、平淡的口吻、平淡的氣息。Gian瞥了眼Giulio剛才放置在一旁的厚書,深褐色的書皮燙印金色的字,彷彿是什麼偉大文學作品之類的,加上他鼻樑的細框眼鏡,更讓Gian覺得Giulio身上充滿文學氣息。   現在是什麼情形? 似乎看出Gian眼中的疑惑,Giulio坐到床邊,側身靠近Gian。 白淨細長的指頭輕輕碰觸Gian的髮絲,Giulio開口向他搭話。 「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?頭痛嗎?止痛藥應該發作了才對……」   「唔……」Gian抿起嘴唇,連忙撥開Giulio放在他額頭上的手。「那個、剛才那個被刺、刺傷的人呢……」語尾心虛地轉弱,Gian低下頭避開Giulio的視線。   Giulio安靜地盯著Gian的臉好一會兒,雖然他的表情都沒有改變,但對Gian而言,這股沉默氣氛遠比責備的話語更令他不舒服。   「他沒事。」Giulio頓了頓,他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「但,您有事。」   「啊?」如果面前有鏡子的話,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充滿問號吧。      少年微微嘆口氣,簡單扼要地解釋。Gian刺傷的那個男人是某議員的兒子,不論誰對誰錯,以對方後台這麼硬來說,Gian若想打贏官司根本是不可能的。 聽著Giulio的解說,Gian的表情也越來越難看,他的手握緊床單。   『你這傢伙可是孤兒院所有人的希望。』 腦中響起Ivan下午和他講過的話,Gian忽然一陣暈眩。   怎麼會這樣?情況真夠糟的!   被纏上已經夠倒楣了,再來雖說自衛,但刺傷人畢竟是事實,卻沒想到那個人是議員之子!更糟糕的是還被人看見……他去報案的話,我應該會坐牢吧?Ivan和修女們會怎麼想?我這樣怎麼對得起叔叔呢?可惡!我已經不再幸運了嗎?   「喂……你要把我送去警察局嗎?」Gian聽著自己虛弱的聲音。   「……為什麼要?」Giulio的輕慢聲音令Gian立刻驚訝地抬頭。   什麼?這是不告發他的意思嗎?為什麼?   「咦咦?」少年睜大蜂蜜色的眼睛,不可置信地多眨了好幾下。   「我沒多大興趣去警局作筆錄,浪費時間又無法解決任何事。」   「可、可是……」剛才不是才說有事的人是他嗎?   「幫您解決事情的人,是我。」Giulio挑下眉,簡短肯定。 Gian簡直都要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! 不過這倒也是好事,看來自己也不見得完全失去幸運嘛! 對了,剛才這傢伙似乎說這裡是他的房間? Gian好奇地環顧四周。喂喂……這是不是在開玩笑啊?床的正對面擺著一台25吋液晶電視,更別提獨立的衛浴設備、冰箱和廚房吧臺,不過沒看到廚具,顯然這傢伙平常不下廚。 床旁邊的書桌上放著一台打開的筆記型電腦,桌邊放著即使已經放了很多書,卻還不滿一半容量的檜木大書櫃。 與其說是宿舍,倒不如說是五星級飯店房間! 難怪普通生擠破頭也想進特別生宿舍!等級實在是差太多了。正當Gian在思考的同時,他的肚子不爭氣地咕嚕咕嚕向他抗議,但因為肚子的聲音很響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坐在旁邊的Giulio。 「謝謝你的幫忙包紮,那……糟了!宿舍門禁!」想起宿舍的門禁,他趕緊想下床返回宿舍,但Giulio伸手壓住他的肩膀。 「剛帶您回來時,已經接近門禁,我請舍監轉告過普通宿舍的舍監了,請不用擔心。餓的話,請從裡面挑點想吃的,我打電話請舍監送來。」語畢,Giulio遞給他一份像菜單的本子。 哇……你有看過宿舍提供的食物裡,居然有龍蝦和魚子醬的嗎? 「唔……謝謝,可是我沒那麼多錢……」Gian看著眼花撩亂的菜單,顯然有些坐立難安。 「餐點不須要付錢的。」言下之意……這些他不見得叫得出名字的東西全部都是免費囉? 見Gian遲遲無法決定,Giulio拿過菜單,用床邊的電話聯絡舍監。 在等待食物送來的期間,少年們沒有多作交談。 「我該怎麼答謝你的幫忙?」對於不肯告訴自己怎麼解決事件的Giulio,他還是有些畏懼。 「…………我當然不可能會平白無故地幫您。」Giulio的目光五分鐘前又回到那本厚書中。 果然,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 Giulio對他講話都是使用敬語,但由於他的聲音沒有起伏,反而讓人感覺更冷漠。 「那你希望我怎麼做……?」Gian吞了吞口水。 要錢嗎?不可能,眼前這傢伙本來就是個少爺了。 要僕人嗎?這也不太可能,他應該一招手就會出現十個八個僕人供他使喚。 考試需要有人幫他作弊?不不不,對每學期都是全學年TOP的他來說這更不可能!! 見Gian獨自苦惱的模樣,Giulio微抿起唇。 Giulio深邃動人的眼睛緊揪住他的。 ───待在我身邊,直到我膩了為止。 ……請問這是某個不好笑的笑話嗎?如果是,那它真的很不好笑。 但講完之後,Giulio沒有如Gian所想的再接任何話語,儼然十分認真。Gian默默地坐在床上思考到底該不該接受。 Giulio提出的條件聽起來是『只要自己留在他身邊,他就不通知警察』,或者自己也可以選擇『狠狠揍這個說傻話的少爺一拳之後,換來所有人對他的失望和心碎』。 ……看來答案已經很明顯了。 Gian無奈地點點頭。 他想,現在他的處境就像一個新的玩具,而有錢人總是喜新厭舊。 不消多久他就能恢復自由之身。 舍監送來一盤豐盛的海鮮冷麵及魚子醬。 等舍監離去,Giulio扶Gian坐到旁邊的圓桌。 從餐具及椅子都只有一份看來,這位少爺似乎沒有室友,也鮮少有訪客。 Giulio將餐具讓給Gian使用,自己則站在桌邊,拿小湯匙挖魚子醬放到餅乾上小口享用。 「說起來,我們似乎沒正式自我介紹?」吃著讓舌頭都快融化的美味,冷不防,Gian開口。 「我是Giulio.Di.Bondone。」紫眸的少年輕聲回答。 「Gian Carlo.Bourbon.Del.Monte,請多指教……」 「那麼……『Gian Carlo學長』?」Giulio的口吻有些不確定。 ───『Gian』就可以了。   聽到敬稱,Gian有些彆扭地笑了。 Giulio深深地注視Gian一眼。 嘴邊含著看不見的笑容,點頭答覆。 ───請多指教,Gian學長。 B.MAD Dog      「吵死了、吵死了、吵死了───」      逃出宿舍的Giulio嘴裡不斷喃喃自語,走過車水馬龍的街道,步在一條條燈光閃爍的地下道。數不清這是第幾次了,他將手伸進口袋裡,將手機取出,凝視了手中物體幾秒後,又再度煩躁地將它塞回。 明明身後沒有人,但緊跟在後的腳步聲卻又清晰地讓他毛骨悚然。 即使心裡再清楚不過那只是幻覺裡的腳步聲,卻還是令他恐懼地想用音樂阻隔它的騷擾。 他想打電話。 但,他該打給誰?又該說些什麼? 對於自己腦中沒有人選感到失望,他慣性抿唇。 「嘖!」他又再一次將手機放回口袋裡。 這個晚上他已經拒絕五、六個見他長得俊美,想邀請他上床享受性愛歡愉的娼妓;身旁盡是藏污納垢進行黑道交易、欺凌,或傳來陣陣春色的暗巷;骯髒、汙穢,即使過了好幾世紀的科技進步,人類的心靈卻一點進化都沒有。 Giulio皺緊眉間,聆聽自己的、身後的腳步聲。 如果就這麼死去,應該也不會有任何人會感到惋惜吧……? 抱持這樣悲觀的想法,Giulio慢下步伐,呼吸寂寞的空氣。細數自己的心跳節拍,他抿起形狀好看的薄唇。想就這樣離開,但現實不准我就這樣離開;我想大聲叫喚,卻不知道該呼喚誰的名字;即使墊起腳尖、伸長手臂,我終究還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。 『呃……Excuse me. Can I help you?』 「咦?什麼……?」 一句有些生澀、帶著義大利腔調的英文讓Giulio倏地停止動作,他放輕動作地走向雜誌街旁的暗巷,瘦高的身影刻意避開昏黃路燈可照亮的地方,細長的紫羅蘭雙眼悄悄窺視巷內的聲音來源。 喔?是Gian Carlo和……三個不認識的男人。 那三個男人將Gian Carlo逼到牆邊團團圍住他,勒索嗎?雖這麼想,但Giulio暫時還不打算干預,沒理由也沒必要插手。經過良久的沉默,中間的男人突然伸手往Gian Carlo的胸口摸去!『Fanculo!你要做什麼!』Gian Carlo隨即用手阻止那男人的動作。 接著三個男人一起想抓住Gian Carlo,他先踹倒第一個人之後,抽出瑞士刀靈活地與剩下的兩個男人進行纏鬥。彷彿在觀賞一齣沒有排練過的鬧劇般,Giulio屏息地凝視巷內發生的一舉一動,他站得很直,肩膀輕鬆地依靠著旁邊的路燈。 『嘖!煩死了!』Gian Carlo由守轉攻,下個瞬間,Giulio知道Gian發現他的存在了。 他的表情始終如一,直到Gian Carlo手裡的瑞士刀───刺入了男人的側腹。Gian Carlo生硬地看向自己這邊,然後像隻受驚的兔子般,驚慌地睜大他清澈的蜂蜜眼。 「為、為什麼你會……」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 「喔───」他的唇角滑起笑容直視著Gian。 方才被Gian Carlo踢倒在地的男人從地上抓起一根粗木棍,用力往金色耀眼的髮絲落下。Giulio聽見沉悶一聲,Gian Carlo便雙膝跪地倒在地上。Gian Carlo失去意識之前,Giulio注意到他的唇形竟然是叫著他的名字…… 這一點不知怎地,讓Giulio隱隱覺得有些開心。 他跨步出去,令自己完全晒在路燈無溫度的光線下。此舉引起巷裡除了Gian Carlo以外的人的注目。 三個男人,喔不,應該說是兩個男人,及一個已經失血到有些快昏迷的男人除了讚嘆Giulio絕世的美貌外,他們更關心地是───又多了個義大利佬可勒索。順利的話說不定搶完他之後,還能拿他來發洩一下,讓美麗的臉龐和優美身體沾滿黏呼呼的新鮮精液。 越是高潔的東西,就越想弄髒它。 Giulio的眼睛緩慢掃過在場所有人,隨即將眼鏡摘掉,順手放進襯衫口袋中。他邁步走進巷裡,彎下身想扶起Gian。握拳的男人見狀,立刻上前對Giulio出拳,少年輕輕往旁邊避開這個攻擊,右手也在下刻給 對方的肚子紮實一拳。拳頭的力量太大,男人忍不住窩在一旁嘔吐起來。
持刀的男人見又一名同伴被打倒,馬上低下身去想用手裡的刀給予Gian致命的一擊!但刀都還沒刺下去,便覺得後腦一陣痛,接著一個放大的膝蓋撞得他鼻腔灌滿腥味的液體───Giulio直接抓著那人的頭髮,讓他的臉嚐嚐膝蓋重擊的味道。 戰鬥瞬間就結束了。 Giulio拿出手機,撥了通電話。 「喂?是我,嗯,我在……」Giulio報上自己的所在地,掛掉電話。 不消多久,Giulio低聲吩咐從幾輛黑轎車走下來的幾名黑衣男人。男人們點點頭之後將那三名美籍男子抬上車,Giulio抱起昏厥的Gian坐到最前面的那部車的後座,不忘叮嚀開車的黑衣男人走比較不會引起人注意的道路。 一路上Giulio都讓Gian的頭靠著自己的肩膀,怕他顛著了。 最後載著他們兩人的黑轎車停在宿舍門口,黑衣男人下車幫Giulio開門,Giulio先下車,再將Gian打橫抱起。 整個畫面儼然就像俊美的白馬王子抱起了沉睡的金髮公主。 「今晚的事不准傳出去,剛才那些人就照我說的方式處理。」他說。 「是的,少爺。」男人深深對他行鞠躬禮。 背對著男人,Giulio抱著懷裡的Gian走進宿舍。 C.Lucky Dog & Mad Dog 這一天,學園多了條爆炸性的新聞。 「你聽說了嗎!Bondone居然推薦學生與他同住耶!」 「騙人的吧!這怎麼可能呢!你確定你沒搞錯人吧?」 是的,那個對一切都極為冷漠的Giulio.Di.Bondone竟然會破天荒地邀請別人與他同住,和他一起分享寬大的空間。每個聽到的學生都不敢相信,『那個』Giulio這學期竟會向舍監提出和人同住的申請。 「……」Giulio一如往常地拿著課本從容地邁步走著。 「呃……我說啊……」Gian一臉不安地跟在他的身後。 無奈地走到Giulio旁邊,Gian稍微抬起頭,發現Giulio也因聽見他的聲音,而移動視線往下注視著他。美麗的臉龐帶點淺淡的笑容,眨眼的次數也多了一些,看來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。 Gian露出無言的表情,Giulio心情愉悅,但相對地他可笑不出來。 打從他們一同走進學園門口起,學生們都不斷投射吃驚的目光到他們兩人身上,看樣子他們住在一起的事情,已經在短時間內在師生之間迅速傳開來。 〝喂喂……太諷刺了吧……〞Gian在心裡大大地嘆口氣。 平常欣賞這個景象的他,如今立場顛倒,令他莫名焦慮。 每個學校一定都會有個學園王子或公主,這個學校的王子不用說,肯定是此刻走在他身旁的Giulio,那他自己的定位呢?以自己覺得可能是Giulio的玩具來看,就是待在王室成員身邊負責取悅他們的弄臣囉? 〝但───我可不是動物園裡供你們觀賞的動物啊!〞 「Gian學長,您不須要理會他們。」Giulio推了推鼻樑的眼鏡。 「喔……好啦……咦?」原本小聲應話的Gian睜大蜜色眼睛。 ───因為Giulio忽然伸手溫柔地輕輕撥動Gian的頭髮。 正當Gian想開口詢問時,Giulio先他一步回答他的疑問。 「……有落葉。」Giulio漂亮的薄唇輕說。 「……謝謝。」Gian又摸摸他剛摸過的位置。 這個舉動引起一小部份少女們的小聲驚呼,即使這個動作有多麼的不起眼,但發生在兩個長相都不錯的男孩子身上,就絕對不是毫不起眼的動作。 雖然Gian本人不知情,事實上學園裡也有些女孩子偷偷暗戀著他。 兩名高瘦的少年便在眾人的目光下,走進教室。 ───展開他們的同居生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