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【撐傘的兔子】
關於部落格
這邊主要用來進行同人本相關事項喔!
  • 76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【平行少年】02

02 A.他的生活──Giulio   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,未必有所其意義。   『母親大人、母親大人!』 男孩依在穿著典雅衣服的婦人坐著的長裙邊,笑咪咪地仰頭看著眼前這位美麗少婦。少婦輕笑,纖細白皙的手溫柔地來回撫摸男孩的頭髮,再轉而用雙手捧起他的臉龐。 安靜地凝視著稚嫩的臉,然後擦著朱紅色唇膏的嘴唇對男孩說。 『你長得非常像爸爸,戴起眼鏡來,一定也很適合,看起來會更像個醫生……』 『母親大人……』聽她這麼說,男孩有些皺眉。『您會後悔和父親大人結婚嗎?』 記憶裡祖父總是拿母親非富家千金的事作為理由責備她,而父親都會勇敢地擋在兩人中間。紫晶般的瞳孔裡已經不只一次捕捉到母親在房間裡落淚、父親心疼地安慰她的影像,而自己只能無助地躲在門外偷聽大人們爭吵,再膽小怯懦地逃回走廊最尾端的房間。 ───自己的童年,充斥著祖父對父母的言語譴責。 女人慈祥地笑著,又揉揉男孩香滑的頭髮。 『乖寶貝,人為什麼會出生在這個世界呢?』 『……我不知道。』 『和你爸爸相遇、結婚,我才能和你相遇啊。』 『母親大人……』 母親彎身抱緊男孩,孩子的小小雙手難過地回擁住母親。這已經是第幾次了呢?他想再多和溫柔的母親說說話、讓父親再度一把抱起,他跨坐在父親肩膀上開心大笑的幸福畫面,一切都只會是過多的期望,期待過後,便是極端的絕望。 『母親大人……別走……父親大人……』 鮮紅液體從女人額頭滑下,沾濕男孩的臉與潔白襯衫,他嘗試抓更緊,破碎的請求。 然後─── * 「啊!」少年猛然睜眼,他爬起身,在寬大的床鋪上坐了好一陣子。 是夢,一個不論作過多少次都依然逼真的夢。 寬大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臉,哭泣嗎?連他自己都不敢肯定。 透過指間看向床邊的電子鐘,少年決定下床,如果再不快點準備可能就會遲到了。他站在全身穿衣鏡前,對鏡不流利地打著紫色的格紋領帶,覺得繫得不漂亮又拆掉重打一次。 Giulio的生活非常規律。 當窗外的鳥開始啼叫時醒來,起身整理床鋪,進衛浴間梳洗,花好一段時間穿衣服,大多都是在重新扣扣錯的釦子,或努力將領帶打到最漂亮的狀態,他雖然運動神經萬能,卻是個十足的生活白痴。 準時進教室上課;下課返回宿舍的房間,念書,睡覺,眼睛睜開又是相同的一天。 他想:和平或許不是件壞事。 規律的生活、一成不變的生活……但卻顯得枯燥乏味。 「今天的課是……血液與神經啊……」 他看著放在桌上的課表喃喃對說著,轉身從龐大書櫃裡抽出兩本厚厚的教科書,不忘順便確認今天企管系的課程,將另外三本的企管系課本放進包包中。 企管系的課嗎……? 去年期末考前夕,他到圖書館找資料,恰巧和另一個人找到同本書。當自己拿走那本參考資料的同時,站在自己左手邊、比自己矮大概一個頭高度的那個人隨即毫不客氣地仰起頭看著他。 轉過頭去的他愣了一下,在這之前的他從未見過這種顏色的眼睛。 ───色澤如蜜、清澈透明像玻璃彈珠的琥珀色瞳孔。 或許這麼說不甚正確,眼前的這個人他認得。 Gian Carlo.Bourbon.Del.Monte,企管系裡大他一屆的學長。不過因為是大學部,他又身為學校的特別生之一,上修三年級的課程對他而言非難事。 會對那個金髮少年有印象,除了常翹課的不良紀錄外,這樣少得可憐的出席次數,竟然還能讓少年在之前的期中考,靠猜題就能得到幾近滿分的成績,這點令Giulio印象非常深刻。 從來沒有注意到,原來Gian Carlo的眼睛是這麼剔透的蜂蜜色嗎? 『給你吧。』輕慢地遞書給他。 『謝啦!』接過書,轉身離去。 或許Gian Carlo比自己更需要這本書,既然如此若把書給他,也不會對自己的成績造成多大影響。 Giulio認為彼此的接觸應該就這樣結束了,Gian Carlo和他的生活型態不同,Giulio註定站在金字塔頂端,未來將與政商名流為伍,戴上虛假的社交面具,過著渾身散發錢臭味的生活。 「時間差不多了。」他執起手邊的細框眼鏡,習慣性地戴起。 打開房門。 ───投身進入規律無趣的一天。 * 「……」 在學生餐廳用過晚飯回到宿舍的Giulio,隨意在門邊擱置自己的背包,隨後仰躺在寬大柔軟的床舖上。換個姿勢側躺,交響樂透過耳機陣陣傳入耳朵,蹙起眉緊閉著眼,他的手指又煩躁地往音量鍵按了好幾下。眾多音符埋住外來的聲音,直接灌入他的耳膜。 我的身邊住著寂寞。 每天每天,它都在耳邊唱歌。 即使捂起耳朵,或怎麼逃怎麼躲,都像夢魘般如影隨形。 後來發現───寂寞的歌聲來自於我本身。 「嘖!」Giulio倏地彈起身,用力拔掉耳機! 他沒有開燈,深沉黑暗像張蜘蛛網牢牢捕捉他的恐懼。 「……你想怎麼樣?」Giulio說道。 一個人影站在角落深深地注視著他。 事實上角落究竟有沒有站人?少年比任何人再清楚不過,於是他發問。不論是他所出現的幻覺,亦或真的是有人站在那裡,他也不甚在乎。在乎又能如何?不過就是像空氣一樣的存在,他問自己,『該在意嗎?』 因為他知道,那個人其實無時無刻從他的體內觀察著他。 他發顫的雙手捂住耳朵,神情痛苦地大口喘氣,房內明明因冷氣造成溫度明顯比室外舒適很多,少年卻依然流下汗珠。 汗水滑過弧度完美的下巴,再被衣服吸收。摔落於棉被的耳機繼續它的華麗演奏,Giulio沒有停止音樂的意思,他快步走往房門,步出這裝飾美麗的牢籠。 人出生真的有其意義嗎?他不這麼想。 ───他的本身就是由扭曲與被詛咒所組成的悲哀培養皿。 B.他的生活──Gian Carlo 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上,必定有所其意義。 「呵啊~~」 大大打了個哈欠,Gian用手臂當作枕頭,翹著腳躺在學校草皮上等待Ivan帶午餐過來。今天輪到那傢伙去買午餐,於是Gian先到約定的地點等他。 Ivan和Gian不同,他是高中部的學生,高中部的教室和宿舍都在離大學部遙遠的另一端,所以他們總是約中間地點的樹下見面吃飯。 「打什麼呵欠啊你!這麼熱你還好意思叫我去買!」吵死人的高中生登場。 「呵……」人未到聲先到,Gian從草地爬起,滿臉笑盈盈地迎接Ivan到來。 「這不是好不好意思的問題,今天輪到你買啦~小Ivan~」挑眉。 「Fuck!不要這樣叫我!」被點名的人直接一屁股坐在他的旁邊。 Ivan隨手從牛皮紙袋裡拿出兩個他剛買的午餐遞給Gian。 「喂喂……怎麼又是熱狗啊?你的錢該不會都拿去買保險套了吧?」汗顏。 「你白痴嗎!抽菸抽掉了啦!」灰藍色目光集中於擠在熱狗上的酸黃瓜醬。 「我想也是,我都忘了你還是素人童貞,有幫我加辣嗎?」Gian打開熱狗的紙袋張口咬。 「有加了啦……咦、啊……啊……Fuck!!」突然意識Gian 話中挖苦,他不禁又破口大罵。 Gian和Ivan出身同一間孤兒院,從小一起長大,小時候還常常聯手惡作劇搞得孤兒院的修女又好氣又好笑,有次他們一個疊一個偷祭壇上的蠟燭,只是純粹覺得想送修女的泥土蛋糕上面太單調了。 已經想不起是誰先和誰說話,只記得總是一直開心地玩在一起。 「馬上就要抽宿舍了,你今年也不想填自己的名字嗎?」 「嗯……還是不要好了,總覺得很麻煩啊~」 Ivan抹抹嘴邊的黃瓜醬,開口問Gian,他嚼著熱狗和生菜側頭想了想,隨即告訴Ivan答案。 Ivan會這麼問的原因,在於這間學校的宿舍分為普通生宿舍及特別生宿舍。普通生平常沒什麼機會可以入住特別生宿舍,但每年新學期一開始,除了被特別生推薦的學生之外,學校也會另外開放名額讓普通生有機會抽中入住資格。 聽入住特別生宿舍的普通生說,裡頭的設施或餐廳食物比普通生宿舍的高級太多倍了!而且除了嚴重違反校規或其他不可抗拒因素之外,不會強迫普通生搬離特別生宿舍。 既然繳交相同的學費,卻能享受更好的生活,所以許多普通生才剛開學便搶著填抽宿舍的名單,希望能搶到名額。 以Gian傳說般的幸運度來說,若他去填寫自己的名字,有極大的機會可以入住,但他就懶得搬東搬西的。 況且有些特別生的態度著實地瞧不起人,只不過是身為大企業或政府官員的少爺千金、有錢有勢、隨時呼風喚雨,沒住宿舍的學生來學校都坐賓士而已嘛……唔,好吧,他們或許真的有資格瞧不起人。 Gian不認為會有任何一位特別生想推薦他,而他也不想讓自己身處於太過拘謹的上流社會。 「好啦~差不多要開始下午的課了,你也快回去吧。」Gian撈起自己的書包。 「啊啊!今晚還要見面嗎?」Ivan塞下最後一口麵包,舔舔手指,也站起身。 Gian搖頭,表示今晚他想一個人到處去逛逛。 趕著去上課,除了搶座位外,另方面也因學期剛開始,是老師教授們點名最勤的時候。 Ivan和Gian是孤兒院裡稀有能進入這間學校就讀的人,自小就有不知名人士資助他們生活所需的用品及學費,但那位資助他們的人卻從未現身過,從修女口中他們只知道對方是位中年男性。 兩名少年自嘲他們不就像童話故事『長腿叔叔』裡的主角嗎? 正因受到恩惠,他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讓資助他們的先生失望。 「對了!前幾天修女有到學校找我。」Ivan說。 「欸?我怎麼不知道?」Gian戴上橘黃的耳機。 「修女說不想打擾你念書,畢竟你這傢伙可是孤兒院的希望。」 「這、這樣啊……唔……也是啦……」他沒好氣地苦笑。 ───你是孤兒院所有人的希望。 他一直都知道的,修女從兒時就不斷提醒。 他是孤兒院創立至今唯一一個學歷最高的孩子。 為了報答叔叔賜予他受教育的機會,他所能作的就是順利畢業,讓大家刮目相看,因此二年級下學期後,他決定盡量不翹課、準時出席。 「之後見。」Ivan揹起運動款的背包,他今天有籃球社的社團活動。 「嗯!Bye啦。」背對著Ivan,Gian揮了揮手走往大學部教學大樓。 記得下午的課是金融市場評估……Gian這麼想著的同時往嘴裡塞入一顆葡萄口味的泡泡糖。 午後的陽光非常溫暖,連微風都舒服地令人昏昏欲睡,Gian在進教室之前,繞到學校餐廳外的販賣機打了罐紅白瓶身的可樂,他喜歡一邊喝可樂一邊上課。 買可樂的途中,與剛從學生餐廳走出的Giulio再度擦身而過,不過低頭看著I-POD的Giulio似乎沒注意到他,姆指不停在按鍵上按著。 他在聽歌曲嗎?或是連吃飯時間都不放過地在聽上課的錄音檔嗎?雖這麼猜想,但Gian聳聳肩,反正那都不關他的事。 他含住微笑的嘴唇吹起一個完美圓形的大泡泡。 ───走進他的日常生活中。 C.他們的生活──序幕 情況很糟。 金髮的年輕男人不禁重重地吞了口唾液。 事情怎麼會變得這麼糟呢?他本來打算到雜誌街逛個一圈,看看有沒有新雜誌上架就回學校宿舍睡覺。面前站著三個和自己差不多高、卻比自己壯很多的男子,Gian苦笑地搔搔自己亂翹的頭髮,思考該說些什麼才好。 部分美國人對於義大利移民區或外來的人種抱有惡意與歧視,雖然這種情況已經大幅度降低,但在報紙及新聞上依然偶爾可見。 身為純義大利人的Gian連雜誌都還沒看到,就先遇到他們找麻煩,沒料到竟會變得這麼棘手,他們幾乎是架著他到雜誌街旁的暗巷。 「呃……Excuse me. Can I help you?」 「………………」對方沒有任何回應。 背後就是堅硬的牆壁,那三個男人又將他團團圍住,該怎麼辦才好呢?必須找機會逃走!對於三道不斷尖銳地投射在他身上的視線Gian感到很不自在,那些人的眼神彷彿像盯上獵物的獅子一般,令他本能地覺得討厭。 接著其中一人的手突然迅速伸向他的胸口,讓他嚇了一跳。 「Fanculo!你要做什麼!」Gian無處可退,慌張地用左手護住胸前的項鍊。 Gian脫口而出的義大利語及舉動似乎啟動了他們的開關,另外兩人也跟著想抓住Gian。這時該怎麼辦?像女孩子一樣哭著放聲尖叫嗎?當然不會!Gian伸出長腳,往想搶他項鍊的人的腹部使勁一踢,那人踉蹌地往後跌坐,撞到後面的紅磚牆久久站不起來。 對於Gian的抵抗,男人們顯得很不高興,一個人掄起拳頭,另一個人拿出短刀。 「喔~想玩玩嗎?」Gian滑起笑容,並不覺得害怕,他從容地自口袋取出摺疊式瑞士刀。 Ivan不在身邊的確是有點麻煩,但此刻是一對三、不對,目前暫時是一對二,應該還打得過……吧?Gian其實也沒多大把握,因為他們比自己壯得多,但總得試試。小時候被其他比自己高大的小孩欺負嘲笑時,他不也衝上去狠狠揍對方一頓嗎?現在不過就是當時的翻版罷了。 左邊的男人先出拳,Gian靈活地往方才製造出的空缺一躲,閃開拳頭,再低下身躲避來自右側短刀的攻擊。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?該回擊嗎?他一點都不想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件而做出傷人的舉動。 Gian不知道和他們到底纏鬥多久,腦子裡只想快回宿舍洗澡睡覺。 「嘖!煩死了!」Gian大吼,手裡的瑞士刀握得更緊。 當Gian轉為主動進攻的瞬間,他的眼角餘光瞄到巷口有個高瘦的人影,正安靜地觀察巷內發生的一舉一動。這個閃神讓Gian露出破綻,持刀的男人把握機會往Gian刺去! 「!」 〝啪沙───!〞 液體噴落在地的特有聲響,溫熱的豔紅刺眼奪目地網羅在場所有人的目光。銳利刀尖沒入柔軟的腹部,血液在白T恤上綻放美麗紅花。時間彷彿頓時變得很慢,包括巷口的人影在內,眾人都緊盯不斷擴散開來的紅色區塊。 Gian手中的瑞士刀───穩穩地插在男人的側腹。 這是意外,一個本能性反擊造成的意外。 Gian的頭機械式地轉向巷口的局外人,看清那人的面貌時,他臉上的表情生硬地僵住。 「為、為什麼你會……」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 「喔───」透明鏡片後方的笑意掃過Gian。 手中拿著自己帶在身邊的小刀,而刀現在刺在另一個人的肚子上,雙手還沾滿對方流個不停的鮮血……怎麼看都是現行犯啊!Gian陷入某種無所適從與徬徨迷惘的狀態中。 該怎麼辦、該怎麼辦、該怎麼辦、該怎麼辦、該怎麼辦──── 像唱盤跳針般,腦中不斷快速地重覆播放這幾個字。 Gian的煩惱沒有維持太久,剛被他踢倒在地的男人從地上抄起木棍,猛地朝他後腦奮力打下。後腦勺傳回一陣劇烈悶痛,蜂蜜眼中的高瘦人影化成好幾個,他雙膝著地往前倒下。 強烈的暈眩中Gian不禁想著『我會被殺掉嗎……?』 失去意識前,Gian依稀記得他喃喃地叫出那人影的名字。 ───Giulio.Di.Bondone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